【找白酒】

白酒是中国优秀传统产业的典型代表,不成功的国际化之路

白酒是中国优秀传统产业的典型代表,随着国内外发展环境的快速变化,我国白酒行业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从高速发展向高质量发展,发展中的一些问题有着悠久的历史,有些问题在新形势下凸显出来。分析认为,这些问题需要引起行业和葡萄酒企业的重视。

长江名酒经济带、赤水河名酒经济带、黄河名酒经济带

而淮河名酒经济带则实现了中国名酒集团的形成。

一、总数是一个永恒的奥秘

统计可以帮助我们对行业形势做出判断,进而成为产业政策制定、市场形势分析、企业经营决策的参考。数据显示,我国白酒产量从2001年到2004年逐年下降,从2005年开始上升,2016年已增长到1358万千升,并达到最高点,然后开始下降,到2021年,已经连续5年持续下降。

面对这一现象,分析人士提出了各种解释:新兴消费群体不喜欢喝酒;进口白酒已经取代了部分白酒市场;政策导向限制了酒类消费;健康意识的加强导致酒类等的消费量减少。虽然这些观点不同,但都认为市场对白酒需求的下降反映在统计数据中,即白酒产量的下降。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分类标准,自2011年以来,“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统计范围一直是年主营业务收入2000万元及以上的工业法人单位。白酒行业有大量受监管的企业,其产量并未纳入国家统计局的统计口径,但这些产量实在在在,比如全国各地的小型酒厂,虽然单一产量小,但数量庞大,其总量大致估计不低于百万千升。由于生产的神秘感,基于产量的相应研究和判断也不确定:行业是否萎缩,产能是否过剩等,这些问题都伴随着中国白酒生产的神秘面纱,使得难以确认花。

二、无法解决的外循环复杂,国际化之路不成功

2021年,我国白酒出口量将仅为161.7000升,约占当年白酒产量的0.2%。中国白酒的国际化已经喊了很多年却没有取得成效,原因如下:

一是标准建设不足。欧洲烈酒行业团体和地方行业协会非常重视标准的建设,他们利用技术、贸易、政治、文化等方面的国际交流与合作渠道,甚至通过政府机构代表不断推动欧洲传统葡萄酒文化和欧洲标准的输出,传播和传播质量, 欧洲烈酒的质量、内涵和安全理念,不断渗透和影响其他国家和地区酒类市场规则和技术指标的制定和修订,最大限度地发挥标准的多重作用。巧妙地保护目标市场的经济利益,对于支持其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的不断推广和繁荣具有重要作用。相比之下,我国白酒标准化工作严重滞后,尚未形成全行业的标准化体系。

其次,国外消费者对白酒的了解还很浅。受文化传统、宗教信仰、价值观等因素的影响,不同国家有不同的文化表现形式。中国葡萄酒文化博大精深,认知门槛高,对葡萄酒文化的接受度和理解程度,即中国葡萄酒文化本身也有障碍,更不用说对于不同文化背景和语言环境的海外消费者了?

第三,消费习惯不同。国际烈酒的主流度在40度左右,而很多中国白酒是52度,国外消费者会觉得度太高,在酒吧消费是不现实的。其次,中国白酒注重持久的香气,饮用后在口中仍保留着相对浓郁的酒味,这让很多国外消费者难以接受,被认为是不礼貌的行为,反过来也造成了这部分消费者对中国白酒的抵制。此外,目前进入国际市场的是名酒,如五粮液、茅台酒等,价格非常高,也给国外消费者造成了“中国白酒太贵”的印象。

三、酱酒热度持续下降,香气融合或香气褪色是趋势

中国白酒香气的出现只存在了几十年。1979年8月,在大连召开的第三届全国葡萄酒鉴定会上,首先提出将香气类型和组评价分为二类,并根据相应的原则,正式提出酒类建立浓烈、清、酱、米等五大香气类型,按香气类型区分酒的类别已成为习惯。

就白酒而言,“酒是好是坏,香气不高”,香气类型不能作为判断白酒品质的依据。以酱酒热为例,2017年以来,茅台酒的价格进入了持续上涨的模式四川 白酒 原料酒 品牌意识不强,在茅台的带动下,消费者开始了解、接受并逐渐爱上酱酒的味道。整个酱酒品类逆势而上,创造了比整个行业更高的增长率,业绩可圈可点。不过,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酱酒的受欢迎程度却悄然下降,这体现在价格下跌、部分经销商的实现、资金的退出上。

因此,与其片面纠缠于香氛,不如深入研究消费者需求,随着市场回归理性、品质和品牌,香精将逐渐淡出消费者的视野,决定市场份额的仍然是“三驾马车”——产品、品牌、运营。为了满足人们对多元文化的追求,小批量定制产品将成为消费的主流。

四、液和固液联佬葡萄酒被排斥,小作坊抢占低端市场

2022年6月,《酒类行业术语》和《饮料酒术语与分类》正式实施,新国标进一步规范了技术指标,并对行业内的关键词和敏感词进行了修订或规范,重新规范了“白酒”的定义,强调了“粮粮”原料,严禁了“食品添加剂”。

由于消费者,新工艺酒缺席

认知上,固体白酒由于价格的缺失,导致大量低端消费市场空白,因此大量小作坊趁机空虚,全国各地都有大量香浓散白酒作坊,以低廉的价格抢占市场,市场监管极为困难。更何况,全国乡镇和城市农贸市场的“小炉酒”没有合格的生产场地和资质,是焙烧卖的,用假真货欺骗消费者,严重扰乱市场秩序,食品安全和火灾隐患很大,应坚决予以取缔。

五、老式葡萄酒嚎叫的片面夸张

白酒可以长期储存,“酒是陈酿的芬芳”的理念深深扎根于人们的心中。因此,一些制造商对此大惊小怪,利用复古葡萄酒的光环来增加产品溢价并提高企业利润率。在对葡萄酒相关标准出台之前,大多数企业都实行企业内部标准,因此在年份标签上存在许多差异。此外,年份酒的鉴别缺乏相应的技术标准,导致葡萄酒监管的可操作性较弱。因此,长期以来,年份酒中出现了夸张的年份,模糊的标签,标准混合等行业混乱。

2019年

,中国酒类工业协会制定了《白酒酒集团标准T/-2019》,供颁布实施。明确规定,白酒年份酒的定义是用传统白酒技术酿造的,是将底酒贮存三年以上,年份标示为以主体为主体的基础酒的加权平均年龄,不直接或间接添加食用酒精和非自发酵产生的风味中色物质的酒具有固有的风格特征。产品。

自标准实施三年来,复古的混乱

葡萄酒没有得到质的改善,大量边际球酒充斥市场:一是产品上只有数字标注,不会出现“年、年”等字样,误导消费者;二是公然夸大年份,酒龄高于工厂的年龄;三是使用含量小于一小的年份底酒,并以此为噱头强行提升产品;第四,年份底酒的来源无法追溯。

六、产销体系中畸形的利益关系

与其他行业相比,利润

流通环节都大于白酒行业生产企业的利润更为明显,白酒经销商,尤其是名酒的经销商,依靠名酒的品牌支持来赚取丰厚的利润回报。但由于制度、管理、利润分配等原因,在中国白酒的生产营销关系中,“店大霸”和“顾客大霸”同时存在。

首先,著名的酒庄是大骗子,他们的经销商没有对话的余地。资源优越的一线名酒厂任意涨价、任意扣配额、任意销售搭配产品、任意强加活动、单方面终止合同、更换经销商、降低经销商水平,甚至出现上游企业索贿、不兑现费用等问题,导致经销商敢于对上游一线酒类企业发脾气。

二是大经销商欺负专卖店,乱打品牌,卖分销,尽力钓鱼。大型经销商处于主导地位也会给白酒行业带来麻烦,非一线白酒企业想要顺利进入区域市场,就需要与当地经销商合作,如果白酒企业在流通环节管理经验不足,实力不够,经销商就会成为强势一方,就会出现拖欠的货款, 销售等现象,直接影响白酒企业的正常经营。与大经销商双挤,苦苦挣扎。

七、产区到处都是鱼和珠子,很难争论它是真的还是假的

白酒看品牌,品牌看生产区,产区

放眼文化,将生产区域的理念与品牌优势和文化优势相结合,形成新一轮的白酒核心竞争力。一般来说,“产区”的概念往往比较集中,一般针对一个城市甚至一个小区域,正是这种重点升华了人们对白酒品质的认可。因此,为中国一些白酒企业相对集中的一些小区打造一个知名的生产区概念,有利于整个地区白酒行业的集群化发展,也有利于中国白酒建立符合国际习惯的新表现形式。在此背景下,地方政府愿意将当地酒类包装进行营销,以提高区域的整体知名度;白酒公司也乐于接受区域整体营销氛围中的各种便利。

需要注意的是,产业集群是以大企业为主,还是以中小企业自发集聚为基础,要素集聚是产区生存和发展的关键。中国白酒现有的“生产区”大多是企业所在地的物理集中地,资金、技术、人才等高端要素聚集很少,高端要素的化学聚集和升华没有“要素领域”。一些生产区甚至只是一个大企业,有少数“搭便车”造假者做仿制品。

另一方面,目前的“产区”与政区经济高度挂钩,政府只在行政层面对酒业进行引导和管理。在不同生产区域之间,每个人都想封闭和扩大增量资产,而很少有人想通过相互合作来振兴现有资产,结果是资源被浪费和复制。同时,各类“产区”在政府引导下残酷竞争,要素流动受阻,协调性不强,不利于行业大市场的建设。

八、橄榄型消费结构尚未形成

近年来,白酒销售持续集中在头部企业。2021年,酒类头部企业表现较好,CR5销售收入占行业年销售收入的40%。该指标在2019年为33.2%,在2020年为34.9%。结合利润,行业利润也集中在头部企业。2021年,中国白酒利润为1702亿元,其中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犁、洋河、奋久等总净利润为965.8亿元,占比56.7%。值得说明的是,以上5家公司都是根据上市公司年报中披露的净利润计算的,如果只计算营业利润,这个比例会增加。由此可见,绝大多数企业大量使用低端白酒来征服市场四川 白酒 原料酒 品牌意识不强,并以低价初级市场竞争的方式争夺微薄的利润空间。

白酒的消费包括物质消费、功能消费和价值消费,其消费目的和内涵不同。就消费者数量而言,功能消费群体最大,价值消费群体最少;从利润率的角度来看,功能消费和价值消费水平的产品利润较高,而物质消费水平的产品利润较低。考虑到上述两个因素,橄榄形的消费结构最有利于释放消费潜力,获得更大的利润。

九、世界一流企业任重道远

从长远来看,我国白酒行业必须培育出一批世界一流企业,这不仅是推动白酒行业发展方式转变的重要力量,也是提升白酒行业核心竞争力、促进行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举措。

对于什么是世界级公司,人们仍然有不同的理解和看法。国资委在2019年初《关于中央企业设立世界级示范企业有关事项的通知》征求意见中,将世界一流企业概括为“三头”、“三龙”、“三模”。“三领军人物”主要强调国际资源配置的领先地位,技术在全球产业发展中的主导作用,在全球产业发展中具有较强的发言权和影响力;“三超前”是指领先的生产效率指标(主要包括全要素生产率和劳动生产率等)、收益率指标(主要包括净资产收益率和资本保值增值等),以及产品和服务的质量;“三模”强调企业成为践行新发展理念、履行社会责任、树立世界知名品牌形象的模范。

总的来说,一个企业要想成为“世界一流”的企业,就必须在很多方面表现出卓越的能力和优势,不仅是企业的规模,高利润是世界一流的企业,归根结底是

“十四五”规划中,茅台和五粮液在规模上不难达到世界500强,但其国际化水平、创新能力、领军人才等指标却远未达到世界一流企业。从国际上看,茅台和五粮液只是区域性品牌,更不用说其他葡萄酒公司了。

(作者为刘洋:中国白酒大学常务副校长,四川光化工大学教授;中国食品报中国食品工业智库专家

)。

(授权独家)。

叶歌冠葡萄酒

叶歌冠葡萄酒

叶戈

叶戈

本文链接:https://www.zhaobaijiu.cn/669.html

版权声明:转载文章删除请联系